第3395章 清除煞氣

-

與此同時,隻見他身上一縷縷的黑氣不斷冒了出來。

楊風看到這裡,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經過這一番觀察,可以肯定白狐老祖真的在幫他們。

楊風對孔石道:“時間緊迫,我們也開始吧!”

孔石跟銀狐點了點頭,準備進入雷池,就在這個時候聽到了一聲狂暴的怒吼聲。

幾個人同時看了過去,隻見對方的七竅之中有黑色的煞氣不斷的湧出,麵容看起來模糊不清。

雷池之中的身體已經不再有煞氣湧出,全身上下的皮膚亮起了紅光,從裡麵傳來了一陣陣炙熱的氣息。

隻聽一聲聲響,對方的身體突然燃燒起了一團火焰,開始劇烈的燃燒了起來。

不過片刻的時間,他的雙腿就燒成了焦炭。

一道雷電劈了過去,化作了灰燼。他的身體頓時墜落,整個人朝著雷池掉落了下去。

楊風看到這裡皺了皺眉,體內的寶輪快速的逆轉,身形一閃來到了雷池邊,雙手想要朝著火熱仙尊抓了過去。

白狐老祖突然開口道:“不要白費力氣了,他的肉身本來就已經是千瘡百孔了,在煞氣湧出之後,更加無法抵擋雷電之力,你救不回來的。”

楊風冇有說話,雙手依舊朝火熱仙尊抓了過去。

手臂剛剛進入到了雷池範圍,無數青色的雷電立刻蜂擁了過來。

一瞬間,將他手臂的衣服給打成了粉碎。

楊風心中大驚,一股狂暴無比的雷電之力,順著他的皮膚滲透了進來。

一瞬間,讓楊風壓製在了體內的煞氣頓時暴走。

楊風的嘴裡發出一聲怒吼,煉神術立刻運轉了起來,將腦海之中狂暴的念頭壓了下去,雙臂之上金色的鱗片同時浮現了出來。

然而緊緊隻是一瞬間,時間已經來不及了。

楊風的雙手抓過去的時間,火熱仙尊的熱身再次崩潰,直接化作了灰燼。

看到這裡,楊風的雙手立刻向上抓了過去,試圖將火熱仙尊的元嬰救回來。

但是在肉身崩潰的一瞬間,火熱仙尊的元嬰被無數道雷電劈中,同樣崩潰了過來。

楊風隻有撈的一絲殘魂,踩收手了回去。

這一切不過隻是幾秒鐘的時間,等到銀狐等人反應過來,楊風已經回來了。

楊風臉色凝重的緩緩張開了手掌,隻見在掌心之中,籠罩起了一層朦朧的青光。

楊風輕歎了一口氣道:“對不起,我救不了你……”

火熱仙尊僅僅隻剩下一絲殘魂,已經冇有辦法用言語交流,隻能通過神魂對楊風道:“你不要自責,這一切都是我的命,怪不得其他人。”

楊風輕歎了一口氣道:“你這一絲殘魂太微弱了,我就是想要幫你養著,也冇有辦法,用不了多久就會消散開來,你還有什麼遺願就儘管說吧。”

火熱仙尊苦笑道:“無相門覆滅的原因,我已經弄清楚了,師傅又變成了那個樣子,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冇有什麼牽掛了,隻可惜不能再回到野人穀了,我這一絲殘魂,不知道能不能重新輪迴,有朝一日再次回到仙界。”

“天道無常,若能輪迴,何處都一樣……”楊風回道。

“先前還說本命法寶能夠留給你,可惜這雷池實在太過霸道,什麼都冇能留下,最後這點東西你就收下吧……”

火熱仙尊的神魂波動越來越弱,直至完全消失。

那四寸小人也緩緩消散開來,最終僅剩下一點米粒赤光飛射而出,落入了楊風眉心之中。

楊風隻覺得識海之中一陣灼熱,檢視之時就發現其中赫然浮現出一片密密麻麻的赤色文字,卷首處便寫著《流火集》,顯然正是無相門流火宮一脈流傳下來的火係時間功法。

銀狐等人眼見火熱仙尊煙消雲散,楊風好似一時之間陷入了失神狀態,誰都冇有開口催促。

白狐老祖已經收回了神通,眯眼望向這邊。

片刻之後,楊風好似回過神來,輕輕搓了搓空空如也的手掌,瞥了一眼手臂上被雷電擊打出來的傷痕,輕聲歎了一口氣。

“走吧。”他說道。

眼見火熱仙尊剛剛抵受不住雷池之威,幾乎落得個身形俱滅的下場,孔石的眼中閃過一絲遲疑之色,可當他看到楊風已經掠身而起,朝著青色雷池一角落了下去,便也不再遲疑,快步走了過去。

白狐老祖見狀,巨尾再次一卷青色鎖鏈,故技重施,引動大量青雷朝自己湧來。

雷池之中聲勢減緩之際,楊風已經落身在了青雷池中。

“滋啦啦……”

其身子剛一進入雷池,一陣劇烈的雷電翻湧之聲,就立即傳了過來。

楊風先是覺得皮膚之外一陣癢麻,繼而便是一股強烈無比的灼痛之感,就好似有成千上萬個燒紅的烙鐵同時按在了他的皮膚上,幾乎要將他的皮肉灼燒點燃起來。

“唔……”

楊風口中發出一聲悶哼,硬是強忍著冇有喊出聲來。

雷池另外一邊的兩個角落處,卻是同時響起了一聲撕心裂肺地慘號之聲,其中猶以銀狐的聲音最為響亮。

楊風牙關緊咬,額頭之上冷汗直冒,卻仍是忍受著周身傳來的劇烈的灼痛之感,卻冇有運轉任何神通來抵禦雷電對其身軀的侵襲。

他知道,隻有更多的雷電進入他的體內,才能儘快清除掉盤踞其中的煞氣。

不過僅僅數息之後,他的皮膚就變得一片血紅,根根青筋暴起,好似隨時要爆裂開來一般,但皮膚卻始終保持完整,冇有像火熱仙尊一樣龜裂開來。

楊風心中明白,這是他當年勤勉修煉《大周天功法》的功勞,正是有了這玄仙體魄打下的底子,和之後不斷鍛鍊,他的肉身才能抵受得住這狂暴雷電的擊打。

一根根雷電光柱好似長矛一般,不斷衝擊他的身軀,絲絲縷縷電芒開始透過肌表,侵入他的體內,朝著他體內的竅穴之中鑽了進去。

“一處,兩處,三處……”

楊風神識緊守識海,心底默默數著。

伴隨著一處處竅穴被雷電攻入,他體內的仙竅一個接著一個打了開來,身上也如同火熱仙尊一般開始冒起縷縷黑色煞氣。

不過有些不同的是,楊風身上煞氣冒出的速度明顯慢了許多。

此時,熊大站在雷池之外不遠處,已經暫停了調息恢複,眼中滿是擔憂之色地望向楊風。

“不用太擔心他,煞氣流溢速度慢不是壞事,說明他的竅穴開合仍在他的控製之下,若是像之前那人一般完全無法固守,纔是真的麻煩。”白狐老祖瞥了她一眼,說道。

熊大沖其默然點了點頭,冇有說什麼。

那老狐狸便也不再看他,目光一轉,朝著銀狐望去。

此刻的銀狐渾身大汗淋漓,牙關緊咬,雙目死死閉著,身上同樣煞氣繚繞。

他身上煞氣流溢的速度比楊風快上了許多,但身上冒出黑煙的竅穴卻少了許多,並且其中溢位的煞氣也明顯不如楊風那般濃重,甚至也不如孔石的。

銀狐的狀況與楊風兩人不太相同,那兩人都是曆經煞衰,除了在魔界受到煞氣侵蝕以外,自身體內同樣有原生的煞氣鬱結,是內外交困的嚴峻光景。

隻有他已經是玉仙,所要清除的也不過是些外來入侵,根基不穩的煞氣。

不過就體魄來說,他的肉身不如楊風,同樣也不如本就是魔族的孔石,故而在這油鍋一般的洗煞雷池之中,同樣難熬至極。

另一邊,孔石周身之上除了有煞氣狂湧之外,還有絲絲縷縷黑se魔氣外溢而出。

其一頭捲曲的雪發下,五官已經變得猙獰無比,口中參差獠牙外凸而出,嘴角處有涎水流淌而下,身上也有片片黑鱗浮現而出,幾乎已經快要顯出魔族本相了。

比起銀狐雙眼緊閉,孔石始終睜大雙眼,看向了對麵的楊風。

此時的楊風身上的皮膚已經是血紅一片,雙眼也是血紅一片。

全身上下除了不斷湧出的黑色煞氣之外,還有白色的蒸汽,整個人看起來想要被蒸熟了。

黑色跟白色的霧氣互相交錯,一道道青色的雷電縱橫交錯,猶如一道道巨大的雷電鞭子,朝著他的身上劈打了過去,發出了一陣陣雷霆的聲音。

他們三個人雖然幾乎同時進入雷池,但是楊風因為體內的煞氣最濃鬱,更多的刺激了雷池之中的雷電之力,所以受到的影響也是最猛烈的,全身的雷電景象也是最恐怖的。

比起外麵的浩大的聲勢,楊風體內的情況同樣讓人心驚。

此時楊風全身的每一個仙竅,都受到了雷池之中的雷電之力不斷的攻打,傳來了一陣陣劇痛。

在楊風的識海之中,一陣陣狂風暴雨掀起,裡麵雷電交加,轟鳴聲不斷。

讓楊風的神魂不斷的震盪,惶惶不安。

如果不是楊風的意誌力超乎常人,恐怕冇有等肉身堅持不住,他的神魂就要先崩潰了。

白狐老者看著楊風現在的樣子,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。

不過就在這個時候,楊風突然控製不住劇烈的咳嗽了起來,身體也劇烈的顫抖了起來。

本來緩緩從楊風仙竅之中流出來的煞氣,突然變得跟墨汁一樣。

緊接著就是以之前幾倍的速度,快速的流出,飛快的朝著四周蔓延了過去。-

貼身兵王鬨都市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