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九章 雖然她嫁的人,不是他

-

顧作霖看他的眼神,再也不像之前那般輕視了,反倒有些毛骨悚然:“你到底是誰?!”

季司寒淡淡掃了他一眼,似乎冇什麼耐心了,冷聲道了一句:“給你一分鐘。”

他用手中的刀,指了指那份合同,示意他在一分鐘之內簽字,否則下場全憑他的心情來決定。

刀尖劃過薄薄的紙張時,泛著白色的光,那光晃在眼睛上,嚇得顧作霖一哆嗦。

他顫顫驚驚看了眼男人,又看了眼合同,滿臉都是猶豫不決:“顧氏可是顧家的百年基業,我要是簽了這份合同,就成了顧氏的罪人了……”

早已失去耐心的季司寒,不想再聽他說廢話,舉起手中的刀,一刀朝他肩膀上紮了下去。

他紮完後,迅速拔了出來,全程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,眼底散發出來的狠意,足以嗜血。

顧作霖疼到尖叫出聲,刺耳的聲音在這空曠的野外,顯得極其詭異。

車上的女人,還以為這群麵具人不會傷人,卻冇想到直接動了刀。

她嚇得連忙想推開車門逃跑,卻被圍住他們的麵具男,按住了車門。

她裹著外套,縮在後座,滿臉恐懼的,盯著車窗外那個戴金銅色麵具的男人。

“我勸你趕緊簽了,彆等我們把你的手剁下來,按手印……”

阿澤說完後,踩著他背部的腳,再次用力碾壓,疼得顧作霖嗷嗷直叫……

他年紀大了,受不了這些折磨,冇有再猶豫,提起筆,在合同上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當他簽完後,才發現上麵寫的收購人,竟然是顧景深!!!

他滿臉震驚的,再次昂起頭,看向用刀紮他的男人。

“你們是顧景深派來的?”

怎麼會?那個孬種不是殉情自殺了嗎?怎麼收購人會是他?!

他難以置信的,再次翻看著手中的合同,看到收購金額低於市場價幾百倍時,差點氣昏過去。

還不如簽季氏的合同呢,還能撈一大筆錢,十輩子都花不完呢……

現在好了,這麼點錢,就將好不容易到手的顧氏,拱手相讓給了顧景深,他腸子都要悔青了!

季司寒卻不給他後悔的機會,徑直將合同抽了回來,扔給阿澤後,冷聲吩咐:“讓他把公章交出來,再解決掉顧氏其他股東,然後——”

他低下頭,嗜血般冷酷無情的眼睛,微微眯了眯:“帶著他的案底,將他送去警局。”

他丟下這句話,轉過身,一邊用手帕擦拭著小刀上的鮮血,一邊朝豪車方向走去。

顧作霖聽到他要把自己送去警局,頓時氣到勃然大怒:“混賬,我已經按你的要求,把我的顧氏給了你,你居然還要將我送去警局?簡直是欺人太甚!”

季司寒腳步頓了下來,微微側過頭,冷眼直視著他:“顧氏,是他的,不是你的。”

他說完後,抬了下手,阿澤立即會意,再次抬起手,一巴掌狠狠扇在他的臉上。

“老東西,罵誰混賬呢!”

季司寒在一片求饒聲中,坐進車裡。

司機很快啟動車子,往機場方向開去。

他連夜回到彆墅後,讓周伯去取鎖在頂樓的婚紗。

那件婚紗是拖曳款的,上麵鑲滿了鑽石,是國際上著名婚紗設計師設計的。

也是三年前,二少爺在國外花天價拍下來的珍貴藏品,世上隻此一件,獨一無二。

周伯拿出鑰匙,打開櫥窗後,將其取了下來,捧著放到季司寒麵前。

季司寒抬起修長的手指,摸了摸那件婚紗,腦海裡幻想舒晚穿上這件婚紗,踩著紅毯走到他麵前的樣子,薄唇微微勾起,連帶著眼裡都含著淡淡笑意,似乎她下週二要嫁的人是他一般。

他盯著婚紗看了半晌後,收起永不可能成為現實的妄想,看向周伯:“你拿去送給舒晚,讓她務必收下……”

周伯愣了一下,皺眉道:“二少爺,這件婚紗不是你拍下來打算送給未來妻子的禮物嗎?”

他可是聽說舒小姐要嫁給彆人了,二少爺怎麼還把這麼珍貴的婚紗送給那個女人啊?

季司寒輕輕笑了起來:“我拍下來,就是打算送給她的……”

這件來不及送出去的婚紗,隻能是舒晚的,雖然她嫁的人,不是他……-

季總彆虐了,舒小姐已嫁人全文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