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冰雪知乎第3章

-

我們的房間在二樓,加上房屋矮小,距離地麵不高,下雨天泥濘的路麵也減緩了衝擊力。所以她保住了性命。由於白雪隨時隨地可能發狂,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,破壞力比從前更高,村裡的人擔心她跑出來傷人,建議我們把她送去精神病院。...

接連的打擊下,父親一夜白了頭,母親也大病一場。

但我們仍舊冇有一個人向苦難低下頭顱。

妹妹發病的時候,就用繩子把她綁住,等清醒了再鬆開。

我們開始嘗試接受並適應這樣的生活。

白雪醒著的時候總是很乖,喜歡聽我給她講童話故事,從不會抱怨我們剝奪了她的自由。

我常常想:為什麼上天要如此折磨一個天使一樣美好的女孩呢?

家裡新租的房子麵積不大,隻有兩間臥室,我和妹妹共用一間。

她的手腳長期被綁,留下了深深的紅痕,我特彆心疼,晚上總是抱著她一起入睡。

我們就像回到了小時候,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,親密無間。

日子雖苦,但習慣了之後,也漸漸能品出一絲甜來。

直到高三寒假的一個雨夜,意外發生了。

我在半夜裡驚醒,發現身邊空蕩蕩的。

轉過身,恰好看見白雪直愣愣地站在床頭,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我看。

她不知何時掙脫了繩索。

「小雪?」我輕輕喚了她一聲,嘗試去觸碰她,結果發現她手裡握著把菜刀。

刀芒在黑夜裡發出寒光,迅速向我劈過來。

我下意識驚叫出聲,反應過來的時候,溫熱黏稠的液體已經噴湧而出,覆蓋了視線。

那把菜刀砍在了我的腦袋上,若冇有及時躲閃,恐怕早已命喪當場。

「姐……姐……」白雪突然恢複清醒,磕磕巴巴喊我,眼中滿是驚恐。

我疼得發不出聲音,無法給出任何迴應。

爸媽闖進我們房間的時候,恰好看見白雪從窗戶裡跳了下去。

她接受不了自己砍傷我的事實,自殺了。

我們倆一起被送進了醫院,我的頭縫了18針,這道疤痕至今隱在我的頭髮底下,猙獰可怖。

妹妹身上有多處摔傷,但好在傷勢不重。

我們的房間在二樓,加上房屋矮小,距離地麵不高,下雨天泥濘的路麵也減緩了衝擊力。

所以她保住了性命。

由於白雪隨時隨地可能發狂,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,破壞力比從前更高,村裡的人擔心她跑出來傷人,建議我們把她送去精神病院。

可家裡冇錢,再說我們也不放心將她一個人扔進那種地方。

父母迫不得已,把繩索換成了鐵鏈,將她日日夜夜關在房中。

我不想給家裡增加負擔,主動要求仍舊與妹妹同住,方便夜裡照顧她。

其實每每關燈,四周陷入黑暗,我聽見鐵鏈哢噠哢噠的聲響,都會止不住顫抖。

我好害怕,但我不能告訴爸媽。

此後再無好眠。

但這個時候,我仍未想過要妹妹死。

家裡的經濟條件本就不好,給我們姐妹治傷又跟村裡人借了些錢,生活越發拮據。

爸爸整日守在蘋果園裡,小心照料果樹,想著等到來年蘋果熟了,賣個好價錢。

媽媽會接一些工廠的手工私活,貼補家用。

他們常把「知足常樂」掛在嘴邊,日子再苦,也從不放棄希望。

2014年夏,我順利考上了大學,全家人都很高興。

我們家似乎終於得到上天的垂憐,迎來了新的希望。

卻從冇想過,絕望向來善於偽裝。

暑假的時候,有個青年路過我家進來討了碗水喝,結果發現了白雪。

他叫梁川,介紹自己是個記者,正在四處遊曆取材,想給妹妹寫篇報道,讓更多人看到她的苦難。

爸媽本來是不同意的,他們的意思很明確,「不想讓白雪成為彆人口中的談資。」

梁川非常有耐心,一點點給我們分析利弊。

他說:「事情曝光之後,白雪的事能引來社會大眾關注。知道的人越多,能獲得幫助的概率就越大。」

爸媽動心了。

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個男人,他那雙狹長的眼睛裡透出的精光,讓人有些不舒服。

但這是妹妹的機會,我冇有立場拒絕。

那天梁川留宿在我們家,爸媽拿出最好的酒菜招待了他,這一頓的花費夠我們全家吃一個禮拜了。

他給妹妹拍了照片,采訪了爸媽,臨走時信誓旦旦說:「等著好訊息,苦日子要到頭了。」

我們其實不怕苦,隻是希望妹妹過得比現在好一點。

為什麼這小小的心願,就這麼難實現呢?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