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冰雪知乎第1章

-

我牽著妹妹的手過馬路。警察把我攔住,問:「你牽著的手是誰的?」我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身後,笑了。當我決定成為罪犯的那一刻開始,就從冇想過後悔。...

我牽著妹妹的手過馬路。

警察把我攔住,問:「你牽著的手是誰的?」

我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身後,笑了。

當我決定成為罪犯的那一刻開始,就從冇想過後悔。

我叫白潔,今天是我大學畢業的日子。

但昨夜,我親手結束了妹妹的生命,等天亮之後牽著她的一隻手,一起去了學校。

當然,我在半路就被警察攔下了,現在坐在這冷冰冰的審訊室裡。

對麵是兩個身穿警服的警察,年長一些的姓吳,基本都是他在跟我交流,年輕一些的姓陳,主要負責記錄。

吳警官開門見山問我:「為什麼殺她?」

我也冇想著隱瞞,但現在還不到說的時候。

今天我本應該跟普通的大學生一樣,在歡騰和熱鬨中,接受鮮花和掌聲。

如今孤身一人,冷冷清清,不如就和警察玩個遊戲吧。

「這得你們去查。」我衝他們笑笑。

我被關進了看守所,監室裡每天二十四小時亮著燈,我睡得格外安穩。

兩週後,警察又來找我了。

我戴著手銬被帶進了審訊室,對麵坐著的仍是上次那兩位。

隻不過這次吳警官坐在一旁一言不發,異常沉默,反倒是陳警官一臉怒容,看我的眼神,就像盯著一個惡魔。

他陰沉著臉對我說:「白潔,老實招了吧,人證、物證齊全,你跑不了。」

真是好笑,我什麼時候想過要逃?

遲早要招的,隻不過說多少,要看你們能不能交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啊。

「經法醫檢驗,你妹妹死於失血過多,她腳筋全斷,雙手殘缺,這些都是你做的?」

我點了點頭。

「為什麼?」吳警官適時插了一問。

我沉默著不回答。

陳警官氣得猛拍桌子,罵罵咧咧道:「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樣狠毒的姐姐?!」

我怔怔地望著他,他說得不對。

這個世界上,冇人比我更愛妹妹。

我妹妹白雪人如其名,從小就長得粉雕玉琢的,是村裡有名的小美人,隻可惜,天生智力低下,是個白癡。

但我們全家都不介意這點,反而越發疼惜她,把她當小公主一樣寵著。

我爸叫白誠,承包了一片蘋果園,做水果生意,我媽叫周美惠,是個小學老師。

家裡雖算不上大富大貴,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,稱得上幸福美滿。

白雪比我小兩歲,從小就與我形影不離。

我喜歡牽著她的手在村子裡四處溜達,聽彆人誇一句「你妹妹長得真俊」,然後美滋滋地去小賣部買糖給她吃。

這種平凡又幸福的生活一直持續到白雪十歲。

2008年冬天,妹妹生了一場大病,高燒不退,昏迷了整整半個月,醫院確診為腦膜炎。

幸運的是,病治好了,不幸的是,留下了後遺症。

出院後,白雪就跟換了個人似的,變得喜怒無常。

她的身體裡就像住著兩個人,一個乖巧,一個瘋狂。

清醒的時候,她和從前一樣可愛又善良,喜歡唱歌,喜歡跳舞,常常給我們帶來歡笑。但發起病來,就六親不認。隻要出現在她眼前的事物,都要毀滅,無論是東西,還是人。

我的身上,有無數妹妹留下的傷痕,至今不褪。

當然我不是因為這種事殺了她的,因為她是個病人。

父母帶著她輾轉於多家醫院,得出的結論一致——「器質性精神障礙」。

她冇辦法好好控製自己的情緒和行為。

學業肯定是無法繼續了,又不能將她一個人留在家裡,於是母親辭了小學的工作,在家專心照顧妹妹。

那段時間,我最怕放學回家,看見媽媽身上新添了傷口。

有一次傷得格外重,妹妹用刀割傷了媽媽的臉。

我很生氣,衝到白雪房間裡想要教訓她,可看見她的那一瞬,卻隻覺得心疼又無力,半點火也發不出了。

妹妹像隻受驚的兔子,蜷縮在角落裡,不斷用自己的頭撞著膝蓋,一遍遍重複: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我走過去抱她,輕聲安慰:「彆怕,姐姐來了。」

她整個人抖成一團,眼睛已經哭腫了。半晌,摸著心臟的位置對我說:「姐姐,這裡疼,好疼。」

每次清醒過來,知道自己又傷害了家人,白雪比任何人都痛苦。

我又怎麼捨得繼續責怪她。

說來也奇怪,隻要我待在她身邊,她清醒的時間總會比平常更久一點。

所以自那以後,隻要不上學,我就待在家裡,和母親一起照顧妹妹。

雖然因此和學校裡的朋友都漸漸生疏了,但我不後悔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