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見憂憐第2章

-

徐漾開車帶著元寶回到了熟悉的城市。

她進了寧琪的家門。

她的房間狹小又陰暗,是用廚房隔出來的,反觀段芝芝的房間,朝南溫暖,有粉色的公主床和白色的帷幔,真像是公主的房間啊。

徐漾對寧琪的母親的鄙視更加多了。

寧琪的母親,仍然不肯相信寧琪已經去世。

直到保險工作人員,還有徐漾掏出遺書和死亡證明的時候,她才呆呆地蹲坐在地上。

而她所謂的繼父,倒是神情淡漠。

陸昂紅著眼睛,連元寶都不願意湊到他身邊去。

保險員緩緩開口:「寧琪女士兩年前購買了這份保險,受益人填寫了母親和哥哥還有徐漾女士以及陸昂先生,現在寧琪女士已經去世,賠償金額會按照合同來如期打到各位的賬戶上。」

寧琪的母親在看到遺書的時候,突然崩潰大哭。

畢竟遺書寥寥數筆,卻字字誅心。

遺書中一句也冇有提起她和寧逸。

徐漾離開前,陸昂求她將遺書留給他。

徐漾答應了。

如果每日能夠讓他們受到剜心之痛,也不枉寧琪臨終前那麼淒苦。

徐漾處理完這邊的事情,便又帶著元寶回了草原,她在陪元寶玩飛盤的時候,突然想起那些日子,寧琪蹲在蒙古包邊,一遍又一遍地教元寶不要回頭。

她終於控製不住,發出震天的哭喊。

寧琪,你讓所有人都不要回頭看你,不要想起你。

可怎麼能不想起你?

聽說寧琪的母親精神恍惚了一陣子後,終究還是選擇與顧叔叔離婚。

而段芝芝並不覺得自己搶走了屬於寧琪的東西,甚至在寧琪的母親搬走前,她得意洋洋地看著他們:「我爸爸娶你,不就是來照顧我的嗎?現在你女兒死了,你更能全心全意照顧我了,我的好媽媽?」

寧琪的母親終於幡然醒悟,這些年被她數落的白眼狼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兒,而是自己如珠如寶捧了二十年的繼女,她不敢去想在女兒臨死前,她都做了一些什麼。

她開始睡不著覺,變得愈發蒼老,每天都在呢喃:「琪琪,琪琪,來看看媽媽好不好?媽媽給你買你最愛的娃娃,媽媽給你裝扮公主房間,好不好?」

而陸昂去了鄉村支教,不見蹤影。

寧逸成了三甲醫院的醫生,他每天都會去盯著段芝芝。

直到段芝芝忍無可忍:「你已經不是我哥哥了,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?」

寧逸冷冷地盯著她:「因為你身體裡,還有我妹妹的一顆腎啊。」

但這些贖罪,都來得太晚了。

太晚了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